妇女割肿瘤‧打哮喘针死

原创 A北生活  2020-07-02  阅读 372views 次
妇女割肿瘤‧打哮喘针死(柔佛‧新山17日讯)一对姐妹申诉,56岁母亲因準备进行切除子宫瘤手术,而先入住一家私人医院治疗哮喘病,院方安排她以打哮喘针作为治疗方法。儘管母亲投诉自己一打哮喘针就会头晕,且心跳加速,有意以服药取代打针,院方却坚持为母亲打哮喘针。到了入院第三天,母亲在打了一支哮喘针后,突然双眼翻白、舌头伸出、口流白沫,最后不治。女儿保留起诉权母亲李美华活着入院却换来冰冷的尸体,令38岁理髮院老闆陈小玲及33岁家庭主妇陈秀清无法接受。她们要求院方给她们一个清楚交代,并保留起诉权。她们週四在柔佛州马华公共投诉局主任谢松清召开的记者会上,含泪申诉母亲死得很冤枉。她们说,母亲两年前就得知子宫长瘤,因前阵子肚子痛,母亲遂于9月20日到新山一家私人专科医院的妇产科接受治疗。“当时医生安排母亲于9月29日动手术,前提是母亲要先把哮喘和心脏衰弱的问题治好。”9月21日下午3时许,陈秀清让母亲入住该私人医院,由一名内科医生诊治母亲的哮喘病。她们指出,这名内科医生在母亲于2009年因哮喘问题留医时,也负责为母亲诊治。“从小就患有哮喘病的母亲第一天住院后,院方就替母亲打哮喘针。据母亲说,哮喘针一天要注射3次。”陈秀清说,她们隔天晚上探望母亲时,母亲便向她们申诉自己一打哮喘针就会头晕,而且心脏跳得很快,所以不想再打哮喘针。母亲也说,她已在下午医生巡房时告诉医生这个决定。“然而,当晚10时许,一名华人护士又要替母亲打针,当时母亲说要以服药取代打针,护士表示要先问医生。过了一阵子,护士又回来,说医生指必须打针,然后就替母亲打针。”她说,第三天中午12时许,母亲因不想吃医院提供的午餐,便独自到医院餐厅用餐,父亲也到餐厅与母亲会面。用餐后,他们一起回病房。“没多久,一名马来护士前来,再为母亲打了一针。不到5分钟,母亲就双眼翻白、舌头伸出、嘴巴流出白沫,最后去世。”院方等卫生部指示医院负责人受询时说,这是不幸的突然死亡事件,死者家属已将案件提呈给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因此院方会等待卫生部的指示。“院方会进行内部调查,也会遵从卫生部的一切指示。”他说,死者李美华是第四次住院,死因是心脏衰竭及哮喘。“在医学上,这类病人有35%会突然死亡。”他强调,死者这次入院,院方是用同样的药物与程序为死者进行治疗。原定12月游台湾陈小玲说,9月22日晚上,母亲还跟她们谈笑风生,说隔天要办出院。“母亲说她要乖乖吃药,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她原本打算12月到台湾旅行。”她相信母亲若停打哮喘针,情况不会如此悲惨。“母亲出状况后只有护士在场,没有医生到来抢救,她真的死得很冤枉。”医生激动冲出会议室谢松清说,11月7日下午5时,他到医院与主治医生和院长等人开会,主治医生一度非常激动地冲出会议室,过后再由院长叫回来,会议最终没有达致任何结果。“针对这宗案件,院方由始至终都不承认是打针造成。”他会把案件提呈给卫生部长,希望卫生部深入调查。“除了这项投诉,我之前也接到多名民众投诉这家医院的医药费太贵及缺乏医务人员等问题,希望卫生部能一併调查。”医生称没接获“拒打针”要求陈秀清披露,10月13日她们到医院开会,除了医院老闆,曾说要打电话询问医生是否停止打针的华人护士也在场。后者被质问有无询问医生时,辩称她踏出病房后就叫一名马来护士打电话问医生,但马来护士在事发后已不知所终。“到底这名华人护士口中的马来护士是否真有其人、对方是否有询问医生、是否有转达医生的指示给华人护士,对方都不愿透露。”她说,她们最终只从医生的口中得知,他没有接到护士的电话。灵堂刮强风现心形图案陈秀清声称,相信母亲不甘枉死,以致灵堂出现灵异事件,不但突然刮起强风,烧祭品的地点还出现一个心形图案。她说,母亲的灵堂设在住家,第二天晚上虽有下雨,但灵堂外没有刮风,灵堂内却突然刮起一阵强风,摆设品被吹得快落地,棚子也摇摇欲坠,需靠人扶着支撑。“二姐赶紧点香,情况才改善。”她指出,类似情况也发生在母亲火化前一晚,家人在烧祭品与金银纸后,地上突然出现一个心形图案,让他们不解其意。护士不专业帮错人量血压陈小玲指出,母亲入院时,她们也订了母亲病床旁的另一张病床,方便父亲照顾母亲。“有一次,我丈夫坐在父亲的床上,前来的护士以为丈夫是病人,还帮丈夫量血压。”她说,由此可见,医务人员的工作态度相当不专业。家属:护士抢救医生只顾说话陈秀清说,母亲出状况后,父亲马上喊来护士,但前来的护士相信是以为母亲哮喘发作,所以只是把氧气罩罩在母亲脸上,过了20分钟院长才到来,但对方声称他不是主治医生,只是来帮忙而已。指医生说词反覆“下午1时许,我们赶到医院,看到主治医生已在场,但现场只有护士用手按着母亲的胸部,医生群只是在说话。”她指出,医生说母亲是心脏病发作死亡。她披露,她们问主治医院,为何护士拨电向他反映母亲不愿打针,他还是坚持让母亲打针,医生却指他没接过护士的电话。“我们再问医生,母亲不是曾向他提出不要打针,改为服药吗?医生回答可能是他没注意,所以没听到。”她说,母亲火化后,她们再回医院,主治医生承认若当时停打哮喘针,母亲有80%机率不会心脏病发。但她们过后再次见医生时,医生却不承认有关说辞。“我们也询问其他医生,获知病人心脏病发时,若在5至10分钟内抢救,情况就会有所不同。但母亲出状况时,却只有护士在场。”‧2011.11.1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