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否认虐叔叔养女‧疑生父报假案抢抚养权

原创 H管生活  2020-07-02  阅读 984views 次
妇女否认虐叔叔养女‧疑生父报假案抢抚养权(吉隆坡18日讯)一对姐妹申诉,她们因被冤枉涉及一宗虐待叔叔养女的投报而遭警方调查,尤其投报者是小女孩的亲生父亲,且对方在事后没採取进一步行动,令她们怀疑对方藉报假案以夺回女儿的抚养权。对此,她们希望警方继续展开调查,但警方却以投报者不追究为由拒绝协助,并声称如果重启档案就必须扣留她们14天,这足以让她们留下一世污点,成为无辜被冠上“虐童"恶名的受害者。警称重启调查须扣留14天妹妹何丽月(40岁)披露,士拉央警局调查官莎希达于5月26日致电要求她们在一小时内到警局报到,以协助调查她们叔叔的养女叶维乐(Venus,4岁)被虐案件,否则将会逮捕她们。“由于我们没有虐待维乐,而且也向警方出示维乐在5月8日被生父叶荣州以`逛夜市’为名而带走的报案纸,积极配合警方调查此事。"她说,莎希达希望双方出席“圆桌会议"及叶荣州也要求她们道歉,以了结此事。“起初,我们因没有虐待维乐而不同意道歉,但为了可以见到维乐而答应出席圆桌会议,可是叶荣州却反悔,并以维乐碰见婶婶锺秀萍后会不愿再跟他回家为由,拒绝出席。"自此,何丽月不断透过电话及简讯联络莎希达,但后者却不理会。1个月进出警局20次她声称,这一个月以来,她进出警局超过20次,直至6月12日,她等候超过3小时才得以与莎希达会面,但对方却以叶荣州不追究为由,不再继续调查此事。“我们觉得不妥,而且维乐仍在对方手中,因此希望警方跟进此案,可是莎希达却反过来指责我们,并声称如果要重启此案,将扣留我们14天及留下污点。"她强调,她们没有虐待维乐,不怕被扣留,并已準备妥当,等待警方採取进一步行动。“或许其他人听到被扣留会感到害怕,但是我们两姐妹没有做过伤害维乐的事,我们不怕被警方扣留调查。"姐姐何丽明(43岁)及何丽月週一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揭开警方办事不当及虐童案的另一真相。疑被棍殴质疑2週后才验伤何丽明提及,莎希达传召她们时声称,叶荣州在5月23及25日,分别带女儿维乐到麻坡及士拉央医院进行身体检查,报告指维乐身上有2至3月前的旧伤痕,怀疑是被长棍殴打所致。“叶荣州在5月8日就接走维乐,如果当时发现维乐身上有伤痕,就应马上报警及带维乐验身,而不是等到两週后才带维乐做身体检查。"何丽明也获准翻拍警方的资料照片,并发现照片中维乐右脚的伤痕颜色鲜红,明显是新伤痕。疑伤痕是生父造成她强调,她们从未鞭打维乐,即使维乐顽皮,她们也只是拍打维乐的屁股,未曾使用木棍殴打维乐。她提到,维乐平时喜欢把玩她的手机,未被叶荣州带走前,维乐曾拍到自己右脚的照片,当时她的右脚并没有伤痕,因此怀疑伤痕是叶荣州所造成。“莎希达说,当她看到维乐时,维乐显得过于好动,不停的蹦跳,但我们照顾她时,维乐未曾有过如此的举动。"何丽明形容,翻看以往维乐在家中的生活照与警方的资料照对比,发现维乐在短短两週内明显消瘦,不同以往活泼可爱的样貌。契爷:维乐指姑妈每天打她拒绝透露真名的“契爷"受访时指出,他听到维乐亲口说出“姑妈每天打我",并边哭边闹说不愿回到姑妈的住处。他说,维乐最严重的伤痕是在双脚,瘀青很严重,令人看到都心疼。“当初是因为锺秀萍的丈夫患有大肠癌,所以才忍痛将维乐交由他们夫妻照顾,希望藉此能带来好运,结果锺秀萍的丈夫还是去世了。"他披露,当时钟秀萍领养维乐时,曾说明叶荣州一家可随时探望维乐,并能带维乐回到原来的住处生活。他说,他们决定将案件带入法庭,一切由法官作出审判。询及叶荣州的泰裔妻子为何逃回泰国时,他强调,叶荣州与妻子是因为财务问题分开。他说,叶荣州作为维乐的亲生父亲,不可能会伤害亲生女儿。他举例说,叶荣州每月支付1000令吉作为长子的教育费,并未疏忽照顾孩子。献议领养者是婶婶堂妹何丽明忆述,婶婶锺秀萍是于2009年领养叶维乐,而提出献议的是维乐的婆婆锺玉霞,也是锺秀萍的堂妹,双方家庭有亲属关係。“婶婶只是见过维乐两次,第二次见面时,锺玉霞就提议让婶婶领养维乐,并在当晚直接将奶粉及衣服送到婶婶家。"她披露,由于获悉维乐生世可怜,再加上本身有意愿领养孩子,而答应担任维乐的监护人,并在2010年于律师楼完成所有手续。“维乐母亲原本将维乐送给另一名阿姨照顾,但这名阿姨事后反悔;至于维乐母亲,她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生下维乐,辗转把维乐交到婶婶手中。"她指出,维乐是在21个月大时交由婶婶照顾,当时维乐的情绪极不稳定,不时会抓伤自己。对此,婶婶多年让维乐接受辅导,而维乐的情况在近期已稍有好转。她披露,维乐接受辅导的2至3年期间,开始融入社群生活,脸上也展现笑容;婶婶将维乐视为己出,悉心照顾。“婶婶照顾维乐3年期间,我们间中也有邀请维乐的生父和家人前来聚餐,但过程中他们鲜少接触维乐,也从未提起要带走维乐。"安全考量拒交回生父照顾何丽明说,锺玉霞曾于4月20日要求婶婶让维乐“短暂回家",但婶婶基于安全考量而拒绝。她说,维乐生父叶荣州曾于在刘开强协助下召开记者会,以寻找逃回泰国的妻子,即维乐的亲生母亲,加上当时维乐的生母在报案书提及经常遭叶荣州打,因此婶婶不放心将维乐交由叶荣州照顾。“当婶婶与叔叔计划出国旅行,并将维乐暂时将由我们代为照顾时,叶荣州及锺玉霞却于5月8日来到我家,并以`逛夜市’为名,带维乐外出。"她提及,她曾致电锺玉霞要求接回维乐,但叶荣州声称不会再将维乐交给婶婶照顾,并断绝往后的一切联繫方法。生母申请公民权拖延领养手续何丽明说,婶婶锺秀萍原有意透过法律管道正式领养维乐,但碍于维乐生母当时正在申请成为大马公民,使到领养事件被逼拖延至今。“我们担心维乐生母的申请会遭到拒绝,所以一直以监护人身份照顾维乐。但实际上,锺玉霞及叶荣州当初是有意让婶婶领养维乐,才把维乐交给婶婶照顾。"她提及,维乐生母逃回泰国前,曾要求与维乐共处一晚,当时婶婶也答应了,维乐生母过后就未再出现。称未接虐待投报福利官拒查何丽月披露,自维乐被带走后,她们多次寻找福利局官员协助,但官员声称维乐没有遭到虐待而拒绝受理。“如今维乐生父投报女儿遭到虐打,再加上刘开强的协助,我希望福利部官员不要坐视不理,应马上介入调查。"刘开强要求彻查办案程序刘开强说,他将会致函雪州警长及鹅唛警区主任,以调查莎希达的查案程序是否妥当,还当事人一个清白。“若发现叶荣州报假案,被告有权提出民事诉讼,而警方也能以刑事法跟进调查。"他披露,将要求麻坡及士拉央医院提供叶维乐的医药报告,以查明叶维乐是否遭到虐打。“由于我曾帮叶荣州召开记者会而有过联繫,但现在对方的联络号码却无法拨通,我只好转发简讯给他的妹妹。"他说,结果一名自称叶荣州“契爷"的人士联络他,但对方拒绝与监护人会面。“`契爷’第二次则以维乐被虐打而要求我一个人前往查看,但我认为没有意义而拒绝会面,并再次要求双方坐下来协商,可是对方坚持不要坐下讨论。"‧2012.06.1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