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我捡尸,还是尸捡我?

原创 G真生活  2020-06-19  阅读 450views 次

到底是我捡尸,还是尸捡我?

「上礼拜六,我捡了一个嗑药妹的尸。」开完早会之后,小陈神秘兮兮的凑过来,跟我讲了这一段话。

 

「干真的假的?什幺情况?」小陈这句话,把我从昏昏欲睡的地狱里拉了出来。

 

「中午吃饭讲啦!」小陈使了眼色,示意隔墙有耳。

 

就这样,我为了题材,坐立难安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捱到中午,跟小陈一块驱车前往离公司较远的餐厅,準备听他那天晚上的大战史。

 

就在午间休息的一阵口沫横飞之后,以我自己的方式来还原内容。但细节的部份我添加了一点自己的脑补,毕竟大家都这幺熟了,太细节的东西现场由他讲出来实在会影响我的中午食慾。

 

话说上週六,小陈跟三个兄弟一起去夜店玩。因为他主要负责开车,所以没有喝酒,只是喝了些汽水可乐。相信大家都知道,在夜店里清醒的人最能看清一切局势,于是小陈锁定了一个看起来很锵的女生。

 

「我其实不知道她那天到底有没有嗑药,但刚开始她拼命在我们卡座前面摇啊浪啊的,又穿着低胸白色短洋装,胸前那对奶就好像在对我们招手。」

 

后来小陈的三个朋友刚好搭上另一个卡座的三个女生,一行六个人喝到嗨翻,都忘记还有小陈这个默默守候他们的人。

 

「我想说他们既然见色忘友,那我也不用太客气了吧?就跟那个锵女玩了起来,跟她一起跳舞。我想说先测试看看,所以就贴着她的背一起摇啊摇的,摇了好一会她都没反感走开。接着我就开始用老二那里顶她蹭她,她不但没走反而还转过来跟我搂腰。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没多久小陈就把锵女带了出去,他问锵女想去哪?锵女没有回答,就一副嗑药的脸不停笑,「笑到我一股火上来,觉得很机八。」

 

于是小陈发动引擎,开车往五股的HOTEL去。「结果我在高架上开到一半,她突然凑过来把我裤子拉开,开始帮我吹欸!我差点没吓死,想说她会不会因为嗑药不知道轻重,把我命根子给吹断了。」

 

结果没有,反而还把小陈吹得很爽。小陈说他爽到来不及进HOTEL,一下高架

就停在路边开始干她。 「她那时候叫得超大声,我超怕会有警察过来。但你也知道,色字头上九把刀,我宝剑都出鞘了,怎能不见血?」

 

于是小陈不顾一切,在副驾驶座上猛烈抽插锵妹,把整个副驾驶座都弄得溼漉漉,最后直接射在锵妹体内。

 

「射完后我还是有带她去HOTEL梳洗,那时我觉得她不知道是药效过了还是怎样,整个人非常清醒,还说刚才没吃饱要再来一炮。我的天哪!中间也才相隔多久,就要我再来一炮,我根本觉得被捡的是我吧!」

 

后面再来一炮这段的真实性我就持保留态度了,因为小陈脸上喜孜孜的模样明显是在跟我这种传奇人物炫耀。不过后来小陈有把行车记录器放给我「听」,因为看不到车内只录得到声音,我算是相信他这段爽遇是真的了。

 

「干,下次去夜店要揪啊!」我用手肘重重的顶了下小陈,最后做出这样的结论。

 

 

帝王粉丝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